一汀烟雨杏花寒

我真的好想看以小哥视角写的瓶邪文啊,小可爱们有推荐嘛QVQ

小哥曾经喜欢过一个女人?

理性讨论

《藏海花番外追忆》中讲小哥亲手把一个女孩的骨灰从长白山带出来,带到了他们曾经许诺要去的地方埋葬,她死的时候小哥还放《挚爱》这首歌。


所以这是小哥曾经喜欢过的女孩吗?


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

ChungGan:

另一篇链接:不用考虑版权的几个图片网站
 


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


 


原文来自知乎X xxx的回答


详细解释移步知乎答案。


神器一:Pinterest


 



 


神器二: NounProject


 



 


神器三: Dribbble


 



 


神器四:Flickr


 



 


神器五: Tumblr


 



 


神器六:Behance


 



 


神器七:pixabay


 



 


神器八:花瓣


 



 


一个广告

【瓶邪】人间别久不成悲

第三次看 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哭的不能自我


孤舟闲行:

上篇走这


*是和 @卿儿316 一起写的联文的下篇,我负责给她的刀子上抹糖!
*接十年后


>>>


吴邪提起包说:“走吧。”


这是他们见面后,吴邪说的第一句话,也是下山路上,对张起灵说的唯一一句。


相比于吴邪的沉默和隔阂,胖子与张起灵相处时反而更加自然。


“小哥,你有没有什么想问的?”温泉边上,胖子坐在张起灵身边侃侃而谈,“这些年人类社会发展太快,你也别迷茫,你的证件啊啥的天真都给你备好了,反正胖爷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要有什么事,兄弟都能给照着。”


张起灵抬起头,吴邪落在他们视野的正中心,胖子循着他的视线看去,就道,“天真也是,你也看出来了,近几年变化不小,做了几桩大生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张起灵沉默良久,终于问:“吴邪……家里人呢?”


“吴邪家里人?”胖子漫不经心地拿一根枝条挑着篝火,“老样子呗,他爸不管事儿,三叔还是生死未卜,他二叔有时候还管管他。”


张起灵没听到想要的信息,他蹙了蹙眉,静默了半晌,问:“还有呢?”


胖子一愣,突然笑了起来:“小哥你是不是想问我们弟媳妇?”他见张起灵抬头,了然道,“天真他老婆在家带孩子呢,你都不知道现在小学生暑假作业有多难!”


张起灵僵了一下,他看到吴邪坐在洞口,迎着光和一个叫坎肩的人说话,不知聊到什么,吴邪笑了起来,眼角弯弯的,勾着几道细纹。


“上小学了……”张起灵目不转睛地看着吴邪,喃喃重复了这一句。


“儿子上小学,小女儿才刚刚幼儿园。”胖子抬手勾住张起灵的肩,“天真现在儿女双全,多好!你说是吧小哥?”


吴邪感觉到张起灵的目光,侧过身向这边看过来,他们目光交汇时,吴邪对张起灵露出他熟悉的,最干净的那种笑意。


但是,吴邪分明已经离他很远了。


张起灵忽然想起当年吴邪送他上山时一路的喋喋不休。一种他不了解的感觉铺天盖地涌上来,张起灵想说是挺好的,再不济也应该点头回一个“嗯”,但他努力试了试,那种难受让他难以发出任何声音。


胖子看着他愈发苍白的面色,突然放松地笑了起来:“行啦小哥,”他拍了拍张起灵,“我都想好了,你要是刚才敢说出个半好字,我就跟你打一架。”胖子向他苦笑,“天真一颗心吊在谁那你还不清楚?他这样哪还容得下什么老婆孩子?除了吴家,吴邪家里人就剩我们俩了,”胖子看着他的眼睛,用只有张起灵能听到声音嘱咐,“你别负他。”


吴邪站起来,逆着光向张起灵走近,他用手肘撞了撞胖子:“你俩说什么呢?”


“啧,看得真紧。”胖子意欲起身,却被吴邪扯住问:“你跑什么?”


胖子看到吴邪眼里明显的失措和求救,他愣了一下,还是扯开吴邪的手,意味深长道:“得了,你俩是该好好叙旧,我不打扰。”


吴邪只得面对与张起灵的独处。烧得很旺的篝火堆在他们面前不断发出细碎的噼啪声。他们默默坐了一会儿,气氛始终凝滞着,好像应该说点什么,却没有人开口。吴邪终于叹了口气,往前挪了一些,扯了手套伸长手臂去暖手。


于是,吴邪和篝火,就都映在张起灵眼睛里了。


吴邪暖手的动作没持续多久,他不知想到了什么,扯动着因伸手而缩上去的衣袖,然而,当他把那只布满刀痕的手腕放下来的时候,张起灵却一把将他握进了手心里。


吴邪猛地瑟缩了一下,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张起灵脸上的神情仍然是淡淡的,手上力气不减,在队伍出发两人站起身以前,张起灵一直没有松开。


次日晚,一行人终于来到二道白河的宾馆落脚,分发房卡时,张起灵拿了一张,小花再给吴邪递,张起灵把人往自己身后揽,接过吴邪行李就道:“不用。”


小花似笑非笑地看了看吴邪,胖子直接在旁边乐了,打趣道:“大花你给他俩换个大床房。”


吴邪给了胖子一肘,却见张起灵安安静静站在那儿,似乎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那些玩笑和打趣似乎也与他无关一样。


吴邪眼睛都不知该往哪里看,他想起这一路上和张起灵相处的尴尬,下意识地拒绝道:“房间多得是,用不着挤。”


他也不知是说给谁听,急急忙忙从小花手里夺了一张房卡,转身就走,出乎意料的是,张起灵跟在他后面迈进电梯里。


真是要命,电梯里偏还就他们两个人。


吴邪抹了一把脸,强装淡定按亮了五楼,见张起灵在他左边站着不动,只得开口问:“你呢?”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没答话。


电梯门在他们面前关上,吴邪觉得气氛凝重地可怕,绞尽脑汁想话题,终于开口喊了声“小哥”,话音未落,就听电梯“叮”了一声。


“到了。”张起灵扫了一眼缓缓打开的电梯门,淡淡道。


吴邪没办法,只好拿着手里的房卡往前走,张起灵离他不远不近地跟着,等吴邪确定了房间号停下来,张起灵也在离他三步远停下来,吴邪刷卡开门,正想把他让进来,就见张起灵在那边开门的声音。


吴邪一时间懵了,得,亏他以为张起灵一路是跟着要和他一起住,结果分明是自作多情,人家不过是拿了他隔壁房间的卡罢了。


吴邪看着张起灵进门,也不知心里头什么滋味,只觉得不知哪来的火气突突突往外冒,他强压住那阵失落,猛地关上房门,扯开行李,翻出换洗衣物洗了个澡,把自己收拾了一下,这才算勉强冷静了一些。


这一通无名火来得蹊跷,等他终于精疲力竭地躺到床上时,久违的疲惫感和令人崩溃的情绪才一股脑地涌了上来。


吴邪躺在床上,右手轻轻搭在左手手腕上,余光里是旁边空着的单人床,心里一阵热一直寒,也不知愣了多久,他呜咽着咬住手腕上被张起灵握过的地方,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盼了那么多年,日日夜夜期望的重逢,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吴邪难受地紧,翻来覆去熬了一阵子,坐起来颓废地找烟和火机,他趴在在窗口烧完一根烟,鬼使神差地背靠着与张起灵相邻的那道墙壁,他仰起头,想到十年前同样是二道白河的房间里,张起灵动情地喊出他的名字,他又想到当时用尽勇气的亲吻与张起灵决然的拒绝……


多年前不顾一切点燃的依稀火花,烧了整整十年,到现在还在让他疼痛。那一天的事,他连笔记中都只敢含糊带过不敢回忆,而他又能瞒得过什么压抑地住什么呢?就是现在,他满脑子他娘的还是张起灵!


还能怎么办呢?他还是想见张起灵,他都快被逼疯了。


事到如今,吴邪仍然想再试一次。


最后一次。他想,大不了再被闷油瓶拒绝一遍。吴邪苦笑了一下,用力按下门把手,拼尽全力拉开。


……


时间都沉寂下来。


吴邪僵硬地往前迈了一步,宾馆走廊里的灯光很昏沉,张起灵的影子斜斜的切进门口小片光明里,在他脚下交叠着融为一体。


张起灵抬起头来淡淡地看他。


吴邪气不打一处来:“你站这干嘛?”


张起灵走近他,一手搂着他的肩,一手揽着他的腰,把吴邪狠狠搂住。


吴邪深吸了一口气,胸膛里被酸胀感塞满了,一时间竟僵直着身子不知所措。等回过神,他感觉到张起灵喷在他脖颈的气息,感觉到他们紧贴的胸膛,这才小心翼翼地反抱上去,张起灵因他的回应而拥抱地更紧,吴邪眼眶发酸,两个人站在走廊里,结结实实抱了一阵。


足够了,吴邪欣慰地想,这样浓烈的情感呼之欲出,他忽然明白,这十年,张起灵和他是一样的。


张起灵松了拥抱,与他紧贴着,仔仔细细看他,吴邪被他的眼神弄得不自在了,轻轻拉开了些距离:“还想在这站一晚上啊?”


张起灵跟着他进屋,吴邪把衣服毛巾扔给他:“去洗澡,”他一边掸衣服一边说,“一身灰就抱……”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吴邪才意识到自己的刚才的语气亲昵地让人脸红,他拿手背在脸上贴了贴,心里无端涌起雀跃。


张起灵走进浴室,吴邪则背过身摇头笑了笑,明明什么也没有发生,却觉得自己激动地恨不得跳起来。


他听着浴室哗哗的水声,收拾了翻乱的行李和地下的脏衣服,不经意中往那边看了一眼,差点没把包上的拉链拽下来。


刚才吴邪洗澡的时候就看到那浴帘拉了一半,当时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懒了一下,也就没去动,而张起灵似乎也忘了把帘子拉下来,现在他在里面淋浴,半遮不遮的,腿根往下就是全透明的玻璃。


吴邪喉咙一紧,觉得什么都没看到,又好像什么都看到了,一时间眼神就这么直直的盯着移不开去。


他还在发愣,就见张起灵洗完了头发,弯腰去挤沐浴露……


吴邪赶紧闭上了眼睛,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背对浴室坐下来强装淡定整理东西。


都是男人,闷油瓶身上有的他又不是没有,吴邪自我安慰,转念又想,当年也不是没见过,甚至,更亲密的事——他又想到了那个早晨——也不是没有做过……


吴邪咬了咬下唇,心里莫名有点发痒,似乎有种还想回头看一眼的欲望,他手心都攥出了汗,又暗骂自己觊觎闷油瓶身体实在有点变态。


这边在天人交战,那边水声却很快地停了,那种回头的欲望进而演变成奇异的失落感。


真是完蛋了……吴邪自己心里知道,他清心寡欲了十年,现在张起灵给了他那么一点点回应,他就快控制不住了。


等他听到张起灵打开浴室门走过来的声音时,竟不敢回头去看。身后的床垫往下一陷,紧接着,他落到一个沾满水汽的拥抱里。


至少上半身,张起灵什么都没穿。吴邪只觉得心脏重重一跳,他挣了一下,紧张地连话都说不完整,结结巴巴地问他干嘛,张起灵湿漉漉的头发蹭在他脖子里,闷声道:“没有灰了。”


吴邪瑟缩一下,深吸一口气缓缓转身,心说幸好幸好,张起灵好歹下身还围了浴巾,不然他能直接心机梗塞过去。


吴邪定了定神,拿起被子上自己刚刚用过的毛巾给张起灵擦头,张起灵垂着眼睛,乖乖任他动作。


直到这时候,吴邪才敢认认真真打量他。


真的一点都没有变,甚至,这张脸比记忆中,还要更好看一些。


吴邪咬了咬舌尖,暗自苦笑,从见到张起灵开始,他都不知道心动了多少次了。


张起灵低着头,在头发和毛巾的摩擦声里淡淡开口:“胖子说,你结婚了。”


吴邪动作一顿,心脏猛地吊起:“靠!他跟你说什么了?”他用力按住张起灵的肩膀,急急忙忙澄清,“你别信,我没结婚,这十年我连女人的手都没有牵过!”


张起灵抬起头,眼里多了一些笑意。


吴邪才明白过来,不自在地自我圆场:“怎么?不准我不结婚啊?劳资忙事业呢,没空!”


话音未落,手却被张起灵轻轻地扣住了。


吴邪张了张嘴,才发现他们距离如此之近,近到张起灵的瞳孔里全是他惶恐的倒影。


他就是再迟钝,也该明白张起灵想做什么了。


吴邪笑了笑,看着张起灵的眼睛,又笑了笑,他把食指抵在张起灵嘴角,低声道:“现在给我闹这出了?当年不是不让我亲吗?”


张起灵将他这只手也一道握住,就放在唇边亲吻着,又抬头看他。


吴邪心里酥酥麻麻的,嘴角都压不下来:“知道后悔了?”


“嗯,”张起灵认真道,“后悔当时没要了你。”


吴邪呼吸一窒,不吱声了。


张起灵见他沉默,拥着他问:“还来得及吗?”


吴邪嘴唇都在发抖,他笑了笑,告诉他:“你永远来得及。”


他看到了张起灵眼里的愧疚与歉意,张起灵还想再说什么,吴邪摇了摇头,阻止他尚未出口的道歉:“你现在,吻我就行了。”


张起灵将他猛地推在床上,俯身正要亲,忽听见吴邪的手机铃突兀地响了起来,两个人皆是一愣,旖旎的气氛瞬间蒸发了个干净。


张起灵抿了抿唇,犹豫地松开手,撤开了些许距离。


“靠……”吴邪感觉自己简直失落到极点,他没好气地摸到手机,一看备注是胖子,正要开口骂,就听胖子在那头说:“天真!快点下来去泡温泉!”


“滚!”吴邪抓着头发,恶狠狠道,“不去!”


那一头胖子立刻就嚷起来了:“你小子火气怎么那么大?我还能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不就没跟小哥一个屋嘛,你别急,我一会叫上小哥,一起泡泡温泉,培养培养感情,说不定就……”


吴邪心说你这电话不来,我这会儿事都成了,只可惜没法说出口,只好沉声拒绝,只求快挂电话,但胖子仍然不依不挠:“诶天真你害羞个什么劲儿啊?躲房间里这事让他怎么成去?你都心心念念多少年了,我就问你,你丫到底想不想跟小哥好了?”


吴邪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胖子的话太直接,平时说说也就算了,而现在,张起灵就趴在他身上,这么近的距离,自然是都听到了。


胖子这样问时,张起灵也侧过头,目不转睛看着吴邪,明摆着也想听他的回答。


吴邪咽咽口水,终于哽着嗓子对电话里说:“想……”


张起灵从他手里扯出手机,挂了电话。


下一秒,吴邪唇上就贴上了温软的东西。


吴邪只觉得头皮一炸,还没反应过来呢,又听到房门被人敲了两下,就听坎肩在外面喊:“小三爷,要不要夜宵,我弄了点烧烤过来!”


吴邪被这三番五次的打断气地只想骂人,正欲起身,却被张起灵拥住,他重新俯下身,轻轻咬着他的唇瓣认真吻上去。


吴邪哪还顾得上发火,眼里心里只剩了个张起灵,迫不及待地回应着吻回去。


两个人缠地死死的,唇舌间由浅入深一次次舔咬着,耳边尽是凌乱的呼吸,啧啧的水声和呜咽,连敲门声什么时候停的都不知道。


等张起灵放开他,靠在一起喘息时吴邪仍然觉得耳边一阵阵轰鸣。


“小哥,”吴邪紧抱着张起灵不肯松手,他闭着眼睛说,“我很想你,一直都想……”


“嗯。”张起灵将一个个吻烙在他眉间和嘴角,他认真道,“我也想。”


吴邪并不指望他回答,听到这三个字心里像被扯碎了一样生疼,他想,张起灵这个人,不知道心里的感情有多浓烈,才会把这话说出来告诉他。


直到这时候,吴邪才明白过来他与张起灵这一路的隔阂是为什么,不是因为没有思念,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思念太过巨大,就像一堵密不透风的巨墙,见面时,他们竟摸不到那巨大的思念的边缘。


情到浓时情转薄,人间别久不成悲。


张起灵的吻渐次落在他锁骨和胸口,睡衣扣子被扯开,他看了他很久,掌心贴着吴邪的肩膀,缓缓地问:“怎么瘦成这样了?”


吴邪一直觉得自己做的事没有多少厉害,受的伤也不过如此。但身体比他自己更清楚不是那么回事,从那年长白山上下来,一个人走到今天,到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他已经很累很累了。


吴邪说不出话,他只是任由自己缩进张起灵怀里,他想,他终于找到了属于他一个人的憩息之地,现在,他得到了想要的一切,十年已过,他可以停下来休息了。


……


三天后。


二道白河的休整结束。吴邪从头到脚被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张起灵抱上了车,风吹过他的衣袖,胖子眼尖地看到吴邪连手腕和指尖上都带着吻咬的痕迹。


车队在广阔的平原上由北往南移动,吴邪不知道的是,每一辆车的挡风玻璃右边,都被人贴上了大红色的“囍”字。


打头的那辆车开着天窗和窗户,车载音响放着上个世纪甜到令人起鸡皮疙瘩的民间情歌。


胖子握着方向盘,不经意看到中央后视镜里又在腻歪的两个人,歌词在嘴边转了个字就捏着嗓子唱了出来——


“要问阿邪去接谁呀,阿邪心儿醉~


去接久别的情哥哥~


远方凯旋归~”


胖子感觉到座位被人踹了一脚,但他威武不屈,仍然坚持把最后两句唱完:


“蝴蝶船头舞,鸳鸯水上追~


风含情水含笑,喜迎人一对~”


END♡

麦伢maiya:

国产青春升级档1.0 不过许多读者都觉得之前的版本好看,你喜欢哪一版呢。如果有再版我就把之前的也放进去,还有重绘了太多张就不一一放出来啦~请叫我良心作者 

一个推荐书单

孤舟闲行:

最近有小伙伴问到看书,之前也陆续回复过一些,这里统一整理一下。这份书单是文学相关,而且有趣的书。
大部分都写上了单篇的文名和总的文集名,单篇大多百度就能找到,看着喜欢了再去找文集比较方便些。


*现代散文


1余光中:散文里《听听那冷雨》《黄河一掬》《从母亲到外遇》这三篇印象最深,很有余老先生的风格,都带点家国的味道。
诗个人比较喜欢《你是那虹》《大江东去》《春天,遂想起》。还有关于李白的几首都是经典,有一首叫《与李白同游高速公路》听名字就好玩。
先生的诗和散文都美得不要不要的,用最近流行的方式来形容大概就是:余光中是初秋细雨,江阔云低和苦杏仁味构成的,是初恋了。


 
2林清玄:《林泉》《清欢》《玄响》这是三本很有意思的散文集,林清玄的文字带点禅意,是那种真正佛系的味道,看了会让人想去品茗焚香。
 
 
3梁实秋:《雅舍小品》这个是真的很精致啊!而且语言很幽默,看过以后就会觉得在大家笔下,生活即文学。
与之相似的还有老舍,丰子恺和汪曾祺的随笔和小品文,这几位都可以称作是生活家,他们都是那种能把日子过出趣味的人,好像枯坐着,有轮月,有束光就可以写出散文。
 
 
4张晓风:推三篇散文《春之怀古》《念你们的名字》《衣履篇》。
她的文里有女性很温柔细致的东西,以女孩子的角度写,也以母亲的角度以女老师的角度写,读着觉得温暖,柔软,令人动情。


5刘亮程:《我改变的事物》《寒风吹彻》
强推刘亮程,太喜欢他的风格了,如果喜欢散文的话,一定要看看刘亮程。上面两篇是很具有个人风格的两篇文,散文集有《一个人的村庄》和《在新疆》,比起前面的几位来说,他的文让人感觉到天地广阔,道法自然和天人合一。他文里所有的内容只局限于村庄,但能让人窥见宇宙。
这是个愿意对花微笑对草讲故事的作者,他观察他的村庄不仅认识人,还认识每一条狗每一头牛,他熟悉的不止人的路,也熟悉每一条兔子的路,蚂蚁的路。他在中国现当代的散文里有开拓性的感觉,非常新颖,没有人与他撞风格。(有人也喜欢刘亮程或者看了刘亮程愿意和我讨论的吗?非常欢迎)
 
 
6《唐诗素描》
这是一本特别适合摘抄和背诵的书,后来好像也有《宋词素描》什么的。适合初中或者高一高二写作文要练文笔的小伙伴。它选了些唐诗扩展成短文,亮点是文笔好,内容相对比较空乏,但是句子可以从头到尾抄下来。我初中老师当年的训练是找几篇或者几段让我们抄背,然后模仿这样的语言去写,算是提高写作能力的一个捷径吧。
 
 
*小说


1郁达夫:《沉沦》《茫茫夜》《迟桂花》
这几篇都不长,是中短篇,网上都能找到。郁达夫的小说比较肉欲,《沉沦》是代表,有点私小说的感觉,就是把年轻人的欲望和性苦闷都摆出来让人看,所以也经常被骂得很惨,但和我们开的车比这种都叫清水。
《茫茫夜》很有意思,里面有点耽美的倾向,但只是朦胧的好感。有一段攻受船上送别的剧情,环境心理都写绝了!甩现在的耽美作家几条街好嘛!《迟桂花》是他稍微晚一些的作品,这时候就不全是无处发泄的欲望了,让人觉得干净纯粹许多。


这里顺便推一部秦昊老师主演的文艺电影《春风沉醉的夜晚》,题目改编自郁达夫《春风沉醉的晚上》,剧情半点不搭噶。电影是同性向的(有秦昊美好的rou体和女装)雷点是性方面太过混乱。


总之郁达夫让我印象深刻,毕竟人家五四运动的时候就写在耽美了!
 


2鲁迅:小说《伤逝》,杂文《论“他妈的!”》《病后杂谈》《略论中国人的脸》,故事集《故事新编》,剧本体的散文诗《过客》
鲁迅真的超级可爱的!故事新编就是改编了神话故事,后羿给嫦娥做的乌鸦杂酱面简直让我永生难忘233333。
杂文非常有意思(名字就很能吸引人),直接颠覆我对鲁迅的看法。还有《伤逝》和《过客》看的时候都被触动了,一记好多年。
  
  
3余华 余华的书看过几本,没看全,但一个字总结就是惨,太惨了,惨到令人震撼,看完要抑郁几天,就不推具体书名了。但最近在看他的《文学或者音乐》,这个很值得看看,读完能列出一张纸,全是被他安利的世界名著和世界名曲。
 
  
4萧红:《呼兰河传》写童年的,全篇用天真烂漫的语调写尽了凉薄寂寞的故事,它让我想到我的故乡,甚至让我抑制不住地去想象吴邪的故乡。
 
  
5汪曾祺:小说《受戒》《岁寒三友》《故里三陈》小说集《大淖记事》
京派风格的小说,如果喜欢《边城》那个风格,就肯定也喜欢汪曾祺,这类小说营造气氛,语言精炼到极致。
 
 
6钱钟书《围城》这个真的好看,没翻开之前一直以为是很严肃那种,没想到这是一本可以一边看一边爆笑的名著,里面的比喻和形容让人拍案叫绝。
  
  
7阿城《棋王》写下象棋的,人物塑造得很好,写下棋写到令人震撼。
  
  
8白先勇《孽子》 这是一部长篇的同性题材的小说,我觉得看多了网络文学,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多看看这样正剧向的文,反正也是耽美嘛。这书适合冬天读,就能体会到那种无处可躲的寒冷和黑夜了。
 
 
*外国文学


1波德莱尔:诗集《巴黎的忧郁》《散文集》
诗就不说了,总之大部分是奇诡可怖的意象,我倒觉得他的散文很优秀,在图书馆找到过一本老地不能再老的散文集,明明是很正经的东西,竟从中获得了不少写车的灵感。
  
  
2纪伯伦:《先知》这个可以做摘抄,语言也美好,哲理也美好,可以一遍又一遍去看。 
  
  
3乔治.奥威尔:《动物庄园》《1984》反乌托邦文学,荒诞讽刺,但神奇地预言了社会。动物庄园比1984稍微好一点,看1984需要一点心理承受能力。(我脑补过1984背景下的瓶邪,社会在压制人性,而他们在偷情)
  
  
4加缪:《局外人》这个不长,看看很快,全文都是主角冷眼旁观这是世界,有点消极的悲哀,但很有特色。
  
  
5王尔德《自深深处》王尔德在监狱里写给他的渣受的情书,一边感慨王尔德是真圣父,一边感慨那只受怎么能渣到这种地步……
  
这里顺便推一波电影,《王尔德情人》受是裘德洛在颜值高峰期演的,神奇的是里面居然还有精灵王子的惊鸿一瞥,这两只是真的帅啊……类似的同性向传记性电影还有《兰波传》小李子演的,我觉得里面小李子颜值比泰坦尼特号还高。


兰波是个天才诗人,可惜英年早逝。
 
  
6芥川龙之介《竹林中》《罗生门》这个不介绍了,我觉得盗笔里的青铜门和罗生门有相似的隐喻你们信吗?
 
 
7博尔赫斯:《一面》《沙之书》《阿莱夫》《永生》这几篇特别有意思,只有一个面的东西啊,永远翻不完的书啊,能看清楚整个世界的球啊,永生之河什么的,都是小短篇,但真的精彩。
  
  
*历史同人向


1《李白和拜伦走进了朋友圈》这个系列有一套很好玩的书,以朋友圈的形式让中外名人交流留言,还有《汤显祖和莎士比亚走进了朋友圈》之类等等。


2闫达:《戏诸侯.把历史活成段子的春秋狂人们》写春秋诸侯争霸的那些事儿,《超好看》上连载的,看题目就知道风格了,特别是《我叫难产》(写郑庄公的)还有《千古第一相》(写管仲的)这两篇真的优秀……史实都是对的,看这个比看左传肯定是好玩多了。


3《此生遇你已很美》这书写各种诗人cp的,什么李杜啊,元白啊之类的好基友差不多都在了。


——
暂时这样吧,写不动了,以后看到好玩的再来加,有什么好看的给我推荐也很欢迎啊!

本来想睡前在微博搜一些叶蓝新的小甜饼,结果无意看到一些…不太好的东西,不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让有些人对这对cp抱有一些敌视。
而且虫爹居然说过小蓝死了这种话……😔😔
我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在老福特吃同人吧

五年了

古戈力:

《树洞》的两个小正太系列~~主题是关于朋友之间互相联系的方式,只有第六张格式不一样是毕业合照~~(以前零散的发过几张,有朋友求全套就一起发出来啦><)

【瓶邪】短篇推荐(2018年1月)

瓶邪tag统计:

前期:【瓶邪】短篇推荐(2018年4月)


           【瓶邪】短篇推荐(2018年5月)


           【瓶邪】短篇推荐(2018年6月)


其它见月度统计tag




标准:热度100+




【瓶邪】行不行 by 熙山居


【瓶邪】今日更新衍生 by 熙山居


【瓶邪】祸害 by 熙山居


【瓶邪】得失 by 私家猫爷


【瓶邪】我这就想办法偷你回家 by 私家猫爷


【瓶邪】雨村琐记—拥雪 by 私家猫爷


【瓶邪】清醒 by 私家猫爷


【瓶邪】后来 by 私家猫爷


【瓶邪】张起灵真的很严格 by 私家猫爷


【瓶邪】老张厨房 by 私家猫爷


【瓶邪】旅店异闻(上)  旅店异闻(中)  旅店异闻(下) by 私家猫爷


【瓶邪】神TM年会 by T_theresa


【瓶邪】《小游戏》 by 碎碎九十三


【瓶邪】《听取呱声一片》 by 碎碎九十三


【瓶邪】《头发,头发》 by 碎碎九十三


【瓶邪】《逛街》 by 碎碎九十三


【瓶邪】《归去来兮》 by 碎碎九十三


【瓶邪】《哑巴张教学指南》 by 槐安国师


【瓶邪】《真当张起灵不看直播?》 by 槐安国师


【瓶邪】『三十六计』第六计|声东击西 by 槐安国师


【瓶邪】『三十六计』第七计|无中生有 by 槐安国师


【瓶邪】《亿万光年之外》 by 槐安国师


【瓶邪】闷油瓶的微表情 by 孤舟闲行


【瓶邪】接重启两百一十一章 by 孤舟闲行


【瓶邪】幸好劳资是直男 by 孤舟闲行


【瓶邪】《局中局》 by 风途石头


【瓶邪】《包养》 by 风途石头


【瓶邪】《皮》 by 风途石头


【瓶邪】《哀家他娘的美着呢》 by 风途石头


【瓶邪】《闷妈妈》 by 风途石头


【瓶邪】《吴呱》 by 风途石头


【瓶邪】皮一下 by Adrianne


【瓶邪】过客匆匆 by Adrianne


【瓶邪】小张哥的忧郁 by jimmy


【瓶邪】外挂 by jimmy


【瓶邪】归宁 by jimmy


【瓶邪】爱之欲其生 by 青樺


【瓶邪】BOSS要放在最后打! by 锦鲤系男子明叶。


【瓶邪】天冷了,身上容易长狗 by 锦鲤系男子明叶。


【瓶邪】美妙的喵生 by 锦鲤系男子明叶。


【瓶邪】吴少爷和张族长的反派生涯 by 锦鲤系男子明叶。


【瓶邪】人间 by 锦鲤系男子明叶。


【瓶邪】作一个死 by 锦鲤系男子明叶。


【瓶邪】rain by 锦鲤系男子明叶。


【瓶邪】天狗食月 by 锦鲤系男子明叶。


【瓶邪】良配(上)  良配(下) by 菱微凉


【瓶邪】翻身仗(上)  翻身仗(下) by 菱微凉


【瓶邪】和自己的学生谈恋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和自己的老师谈恋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by 季春生瓜


【瓶邪】纵情 by 季春生瓜


【瓶邪】《三垒记事》 by 莫哈维的瞎


【瓶邪】告白 by WEirdo


【瓶邪】都瞎 by WEirdo


【瓶邪】l'avventura (上)  (下) by WEirdo


【瓶邪】《红包》 by 西班牙大苍蝇


【瓶邪】盗笔重启·一百八十五点五章·瞎写 by 西班牙大苍蝇


【瓶邪】论高等数学对人际交往的重要性 by 明月星辰Meteor


【瓶邪】出门 by 明月星辰Meteor


【瓶邪】过年了 by 十年十年又十年


【瓶邪】你有哪些像段子一样的真实经历? by 金竟之


【瓶邪】袜子 by 六零零七_


【瓶邪】太极 by 六零零七_


【瓶邪】养蛙 by 六零零七_


【瓶邪】吴邪的2017年度总结(教师瓶×学生邪) by 洛莘。


【瓶邪】小团圆 by 半十


【瓶邪】该怎样向家里人出柜? by 王谢堂前鸽


【瓶邪】极光 by 莫佳九


【瓶邪】洗内裤 by 阿蒲


【瓶邪】佛跳墙 (重启218衍生) by 甲面


【瓶邪】 推拿 上   推拿 下 by 魏青年


【瓶邪】 小满哥的初恋 上  小满哥的初恋 下 by 魏青年


【瓶邪】新校长的脑袋堪比东方明珠(论坛体) by 色桑


【瓶邪】字迹 by 色桑


【瓶邪】超感人的 by 藏兔子


【瓶邪】狗男男 by 藏兔子


【瓶邪】《吴呱呱和张呱呱》 by 南绥


【瓶邪】《风雪夜归人》 by 博尔吐司


【瓶邪】《他的脑子里根本没有爱情!!》 by 博尔吐司


【瓶邪】心有灵犀 by 绿果


【瓶邪】老张感冒 by 绿果


【瓶邪】一秒友情破裂 by gukiulhk


【瓶邪】中套 by gukiulhk


【瓶邪】真情释放 by gukiulhk


【瓶邪】“皮这一下我很快乐。吴邪说。” by gukiulhk


【瓶邪】“不要满脑子骚操作,这样不好。” by gukiulhk




【瓶邪/黑花】冬天与黑师傅自助火锅 by 博尔吐司



【瓶邪】《最佳搭档》全文目录整理

先码

此处用户名:

正文+两篇番外 统共32万字 平均每章七八千字。应该是目前最全的网络版整理(小部分章节,内容正常却莫名其妙被屏蔽,或者是你懂的那啥我什么都不知道,附上weibo文章或者AO3的链接。前者需用weibo打开,后者网页在国内加载速度较慢,且可能需要进行手动操作,例如read&accept、proceed等。)


整理于出本一年之后的突然强迫症的凌晨。ps:文名是最佳搭档,不是最佳拍档,莫混淆啊。




1.1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94f83e


1.2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97b478


1.3-1.4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9e3720


1.5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a15d6a


1.6 http://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107055714670919


或者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059160


1.7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a42d9b


1.8 http://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108440929708580


或者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059169


1.9 http://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108814809960667


或者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059211


1.10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ba7715




2.1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bbc0ff


2.2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720775


或者http://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109556132218834


2.3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c0e528


2.4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c0e533


2.5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c0e551


2.6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c5e7ee


2.7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c5e804


2.8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c70d3c


(可能被屏蔽,或者http://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110282623441712


2.9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ca1c0d


2.10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ca1c36




3.1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ca1c16


3.2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ca1c46


3.3 http://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110958413908803


或者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720802


3.4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cf8b48


3.5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cf8b56


3.6 http://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111040299287797


或者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059259


3.7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d10bf4


3.8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d10bf6


3.9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d10bf7


3.10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d10bf9




4.1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d9625e


4.2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d80105


4.3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dbe4db


4.4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dbd54c


4.5 http://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112102213213337


或者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720832


4.6-4.7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e2a52e


4.8-4.9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e68ea8


4.10 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fe96e50




番外一http://schur123.lofter.com/post/1cbac6a0_12884c3a


番外二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145339